全国服务热线:15334346660
华纳资讯 当前位置: 华纳国际 > 华纳资讯 >
她已经站在这个平台上59年了添加时间:2019-07-19 12:40
  
  上至70多岁的老人,下至七八岁的孩童,这个村的乡民绝大多数是她的学生
  
  这个讲台,她站了59年……
  
  暑假前的一天,河南省信阳市吴家店镇70岁的严祖详和自己的孙子、重孙一起来到该镇太阳坡村小学,几代人挤在一间寒酸的教室里,听从教59年的朱天珍教师讲最终一堂课。
  
  他们都是朱天珍教师教过的学生。“我和妻子、4个儿子、2个儿媳、6个孙子、4个孙女、2个重孙女,算下来我们全家28口人,有20口都是朱教师的学生。”严祖祥老人这样讲到。
  
  “同学们,今天我给你们上最终一节课,教师老了,教不动了,下学期你们就要去新校区上学了,你们要听新教师的话,好好学习……”面临几代学生,朱天珍教师选择用最朴素的话语去离别。
  
  一张不过腰的简陋矮桌,一块用得太久都擦不干净的黑板,这个一点也不舒适的讲台,却是朱天珍教师离开时最深的牵挂,这个讲台,她站了59年……
  
  在太阳坡村,上至70多岁的老人,下至七八岁的孩童,绝大部分都是她的学生,她教过的学生中,有30多户三世同堂。
  
  太阳坡村小学校地处偏远,师资力量缺少,这么多年来,只有朱天珍一位公办教师,剩下的三位是代课教师。朱天珍自作业起就一向包班,担任给学前班和一年级的孩子授课,一周5天,天天满课。
  
  朱天珍刚参加作业时,还是国家经济匮乏的年代,纸和笔都很珍稀,为了操练读写,她跑到沙滩上,以沙地为纸、树枝为笔,一遍又一遍地操练读写。为了进步教学水平,衰弱的她经常背着孩子徒步走几里路到其他村的教师家探讨问题。
  
  “母亲自从教学后,就坚持写教案、批改作业。”儿子程青远说,自记事起,深夜摇曳的灯光下,母亲认真批改作业的身影一向刻在他的脑海里。
  
  上一年,朱天珍的一只眼睛因白内障失明,但她依然坚持着为学生批改作业,她说,现在有电灯了,晚上看得清楚多了。
  
  在朱天珍眼里,学生就像自己的孩子。
  
  在上学的路上,有一座独木桥,每当下雨,洪水漫桥,朱天珍都早早地守在独木桥边等候孩子们,来一个接一个,放学后再一个个抱过河去。
  
  冬季,一些学生衣服单薄,手、脸、耳冻得发裂流血,朱天珍十分心疼,直接就把孩子冰凉的手脚抱到怀里焐热,还把自家孩子的衣服和鞋袜拿给他们穿。
  
  这样的事迹,朱天珍的每一个学生都可以说出许多,59年里,她都在做着这样的事。
  
  朱天珍为她宠爱的教育事业默默奉献了大半生,乡亲们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“朱教师做了许多功德,作业上十分担任任,生活上也很细心地照顾孩子,她坚持了几十年,很不容易。”在太阳坡村的乡亲眼里,她配得上世间最好的荣誉。
  
  朱天珍的一生很简单,没有去过远方,也没有宏大的理想,便是多年如一日围着一个学校打转,她说:“我爱孩子,爱教师这个工作。能教孩子,和他们在一起是我最大的高兴,我很满意。”